鬼丫头!真会哄人

- 编辑:admin -

鬼丫头!真会哄人

 
  "我们早就长大了,连玲儿都长大了呀!我们都是大人。"
  "是啊,你们都是大人了,所以我老了……"
  "老了好呀!"
  "老了怎么好?"
  "老了才有魅力,才有味道,就像酒一样越陈越香,所以您现在是最棒的时候!"
  "鬼丫头!真会哄人。"齐叔乐呵呵拍了一下默默的脑袋,问,"哎,今天你文哥要去上海,你有没有什么要他带的?"
  默默一愣,忙问:"他去上海?干什么?"
  "啊……"齐叔一顿,继续说,"他去帮我办一件事,去见一个我和他爸爸的老朋友。"
  "哦……"默默点点头,问,"那个伯伯是我们乌镇人吗?"
  齐叔笑了:"丫头,不是伯伯,是……阿姨,她,也是浙江人。"
  "那她干吗不回乌镇来看看?"默默好奇地问。
  "她……大概……大概是太忙了吧,也许……下次吧。"齐叔变得吞吞吐吐起来。
  "您不去吗?"默默又问。
  "我不去了,我走了谁看院子?"
  "我呀。正好您和文哥一起出去转转,上海可大了。您是不是不放心我呀?觉得我还是个小孩?"
  "我放心,下次吧。喂,问你要不要你文哥带什么东西呢?"
  "不要!让他给我带东西,我才不稀罕呢!"
  "怎么了?昨天就看你们好像吵架了似的,他是不是又欺负你了?"
  默默告状似的:"对!"
  "那怎么欺负你了?"齐叔装模作样道,"告诉我,我去教训他!"
  默默哪里在真生文的气,听齐叔这么一说,反倒安慰起他来:"其实……他已经给我道歉了,我不生气的。齐叔啊,他……文哥要去多久呀?"
  齐叔继续逗默默,说:"嗯,得几天,也可能再多几天吧。"
  "噢……"默默有点儿失望,说,"那我走了,我哥还在等我呢。"
  默默跑远了,齐叔又望了望那条空巷,回身向院中走去。
  楼上房间里,文衣着整齐躺在床上,睁着眼睛发呆,质询的目光直直地投向头顶的地图。
  他有些忧郁而伤感地想,自己这一生,到底走过多少路,看过多少风景,记住多少面孔,爱过多少人,还会走向何方呢?曾经,他是那样坚信,生命中每段感情都会留下证据,不论模糊还是清晰,不论软弱还是坚强。现在,这信念似乎开始动摇了。
  他起身,走到书桌前,墙上有一张表格,仔细地标注着目的地、行程和归期。文在新的一行上写下"上海",注上了日期。
  他蹬着一把椅子,从柜子顶上往下拿一个旅行箱。这时,齐叔进来了,嘴里说着:"呦,怎么起得这么早?又失眠了吧?"
  "我没失眠,是您自己失眠了吧?"文拿着箱子跳下地,说,"您最近起得越来越早了。"
  "我?"齐叔一愣,随即说道,"老喽!人一老,觉就少。这就叫前三十年睡不醒,后三十年睡不着啊……"
  文掸了掸包上的灰尘,抬头无精打采地看着齐叔:"您忘了,我整三十,您看我该睡多久?"
  "嘿,你呀,爱睡多久睡多久,我才懒得管呢。你呀,早一分钟也不做准备,马上要出发了,东西还没收拾好……"齐叔开始忙着给文收拾行装。
  "我……不想去了。"文突然说。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